对于一些一闪而过的念头:我确实精神状况堪忧

死亡消息提及 

@board

更新华西医院回应

weibo.com/5044281310/MjwYR1xg0

根据我朋友的医院内部消息:学生的确是还在抢救,他同组老师帮忙抽的血气,但实际上大家可以暂停看看视频里的那张检查表数据,氧分压11.3,人已经……,只是机器还掉着,所以有脸说还在抢救

显示全部对话

真实日狗了,为啥手贱关注 board,一上来就看见 terf 跳脸

要有耐心哦,一天兩天做不到的事,一年兩年就可能做到了,四年五年就可能很擅長,六年七年就是pro,八九十年就叫作「才華」。

曾经的一条投稿存档。当时投给朋友,请求她帮忙匿名。出乎我意料地转了两万多,还有杂志事后想通过朋友联系到我。但其实相比我的小说而言,我只是叙述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,毫无技巧全是感情。 

在我读中学时,读书被目为最简单的出人头地的道路。而我就读的普通高中,升学率很糟,那几年的高考第一都是刚能压到一本线的水平。

无论是从师资还是生源来看,都是教育的死角。初三暑假想明白自己未来要读什么专业和学校之后,我决定好好读书,也经常告诉自己,如果这次机会把握不住,我的人生从此完蛋。
在这种压力下,我内耗很严重,但成绩确实不错,一直校第一。平时老师和同学看到的我一直在做题看书,我想把精力全放在学业上,非必要不参与班级活动,也不顾身材形象。有时提出的问题,老师也不清楚。这样的学生在普高自然不受欢迎。即使我考第一,也避免不了这些事——高二有老师在办公室里议论我,说我虽然很努力,但不够聪明,如果xxx(一个成绩倒数的男生)有我一半努力,说不定能考上复旦。高三有段时间,我吃午饭时后座的男同学会把我的饭拿走,说我太胖了还是别吃中饭了,不如给他吃。这样的小事有很多,但真正击溃我的只有两件。

其中一件事是,我高二时参加过一个市级的微课题比赛(那时我还幻想着多拿些奖可以去自招),拿了市二等奖。这个比赛其实要求团队参赛,是历史老师推荐我去的,还写了几个学生的名字,只是挂名,不出力。从设计问卷、发问卷、分析结果到报告撰写,都是我用一个暑假完成的。

颁奖礼举行的那个早上,上面喊到我的名字。我正准备上去,被同行的副校长拦住了,他要求我们组里(挂名的人也去了颁奖礼)一个比较漂亮高挑的女生上去领奖。事后我才知道,他是嫌弃我形象不能代表学校。在那个比赛里拿奖的,大多是市重点的孩子。
所以我就在台下站着,和别人一起鼓掌,看着那个女生,走到领奖台上,领走属于我的奖杯,捧在手里拍了照片。那张照片和那个奖杯,都还留在学校。

我最终拿到的,是奖状的复印件。

很多年过去了,我已经走得很远,把普高的同学老师远远留在了身后,但偶尔还会梦到这件事。我也想知道那个奖杯有多重,是什么触感。即使青春期的我不好看,不喜欢拍照,也想留下那张我和奖杯的合影。

直到前年,我认识了一个艺术专业的朋友。我们很聊得来,有时会说到小时候的事,我说了这件事。她听了之后先是沉默,然后是愤怒,帮我骂了学校。我也跟着骂了两句,但我知道,这是没用的,这个伤口还会流血。她还仔细问了是什么比赛,我写的什么题目。
过了几天,我明明没买东西,但收到了一个快递。打开来看,是一个奖杯。上面雕着那个比赛的名字,我的课题名,我的名字。样子和我印象里的也差不多,透明的。

我拿它出来的时候手都在抖。冷静了一会儿看了寄件人信息,是学艺术的朋友。我给她发了消息说收到了她寄的东西,她说:

“那天你和我说也不用怎么安慰你,反正你麻了。但是我知道,人是不会麻的。我总觉得,如果一件事真的让我们生气失望,那我们就创造点什么吧。所以我想让你捧到这个奖杯。以后你再想到那件事,或者从梦里惊醒,你的记忆不会到你在台下鼓掌为止!你还会想到,时隔多年,有个很爱你的朋友,给你做了个属于你的奖杯。你也别觉得我是在搞什么艺术,我只是单纯想让你捧到它。”
从那以后,我就没做过在台下的梦了。

现在的《南风窗》不值一提,但十多年前,“南方系”没被整肃的时候,真的是时代先锋,不属于“南方系”的南方系。起码2003年到2009年,《南风窗》每年年底的“为了公共利益”年度人物/组织榜,那真是让人觉得公民社会正茁壮成长,渐进转型并非遥不可及。在经历习时代种种倒行逆施之后,如今回看,那真是很多同时代人都做过的一个瑰丽的梦。痛苦的是梦醒了却无路可走。
当年正读大学的我,是《南风窗》的忠实粉丝。还主动请缨制作了一年多的“南风窗电子刊”(后期陈义萍接力一年多)。即便南风窗后来上网了,很多文章网上仍然找不到。如果你对2008到2010年的南风窗电子刊以及2003年到2009年的年终特刊有兴趣,可以从这里免费下载(75个PDF文档,共140多M):1) 百度网盘:2008年pan.baidu.com/s/12uguI4Uqq1D5m 2010年pan.baidu.com/s/1hLDUcgBPJt03H 年终特刊pan.baidu.com/s/1L0cewRveFUznJ
提取码均为:1234 (2009年总是被禁,不知哪个文件敏感,无法通过百度网盘分享)2)Google Drive网盘:drive.google.com/drive/folders

有时候觉得网易音乐里的评论区还是挺有用的。我听每日推荐的时候听到了《万千花蕊慈母悲哀》这首台语歌,因为完全听不懂,一开始甚至没有红心。一直到一声愤怒的“南无观世音菩萨”和一声枪响,才激起我一身鸡皮疙瘩。我看了评论区,所有的话都说得很隐晦,尤其是“政治立场和歌曲无关”之类的评论,我就觉得这首歌可能没那么简单。
于是去搜索了一个解析,才真正的理解原来这是唱的台湾白色恐怖时期的事。
你手中举着的旗、路边的雨、时代的变故、有血有肉的人却下落不明。
“牵你的亡魂、后世人再会”

youtu.be/1DR8CHdKrYM

“我们记得住”

是同学课上的作品,外国同学说就像“漫威的奥创纪元,世界被一群机器人毁灭了,但没有任何人去修补”

编辑:
同学看到大家的转赞评很开心,说:
“能被大家看到我就觉得很满足惹”
“谢谢大家我会再接再厉的!”
“希望我们都忘记得慢一点”

前几天看到象友提及加拿大的移民政策,其实加拿大还有一个优点:团聚政策相对宽松
持有pr,有工作且收入达标(视你要sponsor的家庭成员人数而定,逐年会涨),就可以给父母/祖父母办团聚
团聚移民需要抽签,听说运气好的话一年半,两年,运气不好的话就……不太清楚
另外还可以给父母/祖父母办super visa,持有super visa单次最多居留五年,申请的标准比团聚要低,也不用碰运气
应该是比美国和欧陆大部分国家要容易。如果有朋友的目标是带着全家一起润掉,可以看看加拿大

附上加拿大政府网站的细则
Sponsor your parents and grandparents: Check if you’re eligible
canada.ca/en/immigration-refug
super visa (for parents and grandparents): Who can apply
canada.ca/en/immigration-refug

《【CDT周报】第94期:北京一男子致十四亿人长期受管控,并让自己成为敏感词》

这一周,兰州市七里河区发生了一起液化气中毒事件,一名3岁男孩和他的母亲中午在家中昏倒,在两个多小时后才被送达医院,最终男孩不治身亡。男孩的家距离最近的医院仅3公里,开车只需9分钟。据男孩的父亲称,整个送医过程中数次拨打120以及社区电话,均无人回应.....
...

阅读全文:🔗 chinadigitaltimes.net/chinese/

#中国数字时代

《三联生活周刊|呼和浩特:一个月多里,封闭在单元门背后的生活》

一个多月封闭在小区的生活。
...

阅读全文:🔗 chinadigitaltimes.net/chinese/

#中国数字时代

你要写疫情,就不能只写疫情。
你要写雪地里的“送别李文亮!”;
你要写被“无害化处理”的流浪动物;
你要写为配合抗疫被带走消杀的边牧;
你要写飞速飙升的食物价格;
你要写丝毫不受影响的车贷房贷;
你要写“非必要不xx”和“就地过年”;
你要写数据越来越好邻居越来越少;
你要写生活在交通便利现代社会的举步维艰;
你要写被逼无奈走上高楼的哭喊;
你要写凌晨高速上侧翻的死亡大巴车;
你要写兰州等不来救护车的三岁稚子;
你要写郑州三天两夜徒步“恶意返乡”;
你要写封锁在家得不到救治的耄耋老人;
你要写孕妇临盆核酸超期在医院门口流产;
你要写瞒不上报的社区和欺下瞒上的领导;
你要写拦不住疫情却拦住了哭喊与生命的铁皮;
你要写被压的热搜、站方已开启评论精选;
你要写​根据国家法律法规该内容暂时无法显示;
你要写,你要写——

雨不停,伞值千金,凡人如草芥。

其实在网上/现实中能高谈阔论的博主/大V/公众人物/普通人,有学识是挺厉害,但没什么值得崇拜的,懂一些解构主义、女性主义和后殖民主义就可以参与绝大部分公共议题并且侃侃而谈,因为现在世界上流行的观点无非都是基于这三个理论框架。

一个残忍的事实是只有对于穷人来说知识才珍贵,对于家境富裕的人来说知识是唾手可得的,只在于你想不想学。这些博主大V很少有家境贫寒的,还有很多被标榜为“智性恋天菜”的公众人物,家里都至少小康、中产,只要小时候没有遭遇重大打击(家庭破产、罹患重病、被虐待侵犯导致心理崩溃等等),对于ta们来说上个好大学或者学到很多知识根本不难。Bourdieu的文化资本论虽然被用烂了,但确实有道理,知识是被财富、人脉和资源堆出来的。

我的朋友们家里都挺富裕的,上本科前我经常是朋友里最穷的,这些朋友无一例外都去了好初中、好高中、好大学。一个很难以启齿的羞耻的事,在认识网友之前,我在现实中竟然不认识任何大学是“非985211”的朋友,我的本科舍友发现后特别吃惊,她们觉得我是生活在肥皂泡泡里的。但是我高中的重本率是98%,全校都找不到非985211的毕业生,同时全校也找不出一个家里务农务工的学生。知识和财富都被固化了,是只被少数人掌握并且可继承的资源。

上本科后我才开始接触到许多家境贫寒的同学,然后发现ta们接受的中学教育和我们是完全不一样的。最明显的差别是没有所谓的“素质教育”,我的中学每周有心理课和艺术课,每个学期有科技节、艺术节、各种社团联欢,学期末有晚会典礼。

我本科实习时在一个国际教育公司上班,才发现我以前的中学也只是过家家,富人的中学就像一个联合国,有各种各样的活动和设施,这些学生从初中就开始用英语学习我高中才学的物理、我大学才学的西方正典等等。我工作的公司有面向初中生和高中生的暑期项目,两周的费用就是我留学半年的学费。家长对我说ta们给孩子设立的目标是高中毕业就去剑桥。

如果有这些东西,你很难不“博古通今学富五车”,因为别人在拿着知识往你嘴里塞,就怕你不张嘴。大部分“有知识的人”都没什么好崇拜的,ta们有资源罢了。崇拜知识,不要崇拜有知识的人。

显示更早内容
长萌象

长萌象,萌主题长毛象实例,服务器位于荷兰